Europe-China Today

刘忠良:中国需要彻底改变防疫措施 不再以清零为目标

刘忠良,独立人口研究者、《大国危途——民族兴衰与人口政策再思考》作者。

原题:从生命价值和中国经济,深度分析这波上海防疫

-本文不仅是为了挽救上海未来,更是为了挽救中国未来

目录:

一、上海居民的困境和牺牲超乎想象

二、用数据说话证明奥密克戎的低危险性

三、防疫损失已经远远高于病毒损失

四、从数据的科学评估,中国应该怎么做?

五、中国严格防疫导致世界与中国脱钩

六、经济民生与中国未来的巨大损失

七、中国无法避免的病毒客观规律

八、这次上海防疫的自废武功

九、让世界对中国再次有信心

从2021年底奥密克戎成为主流以来,全球越来越不担心新冠的危害。由于奥密克戎的低重症率、低死亡率和增强对新冠免疫力的良好效果,越来越多的医学专家、医生等认为奥密克戎就是“天然疫苗”。比如,前世界首富、慈善家、投入研发很多疫苗的比尔盖茨认为,奥密克戎是比人造疫苗更好的天然疫苗。

2021年底,美国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研究研究显示,注射两针疫苗之后,再突破性感染奥密克戎,将形成对新冠的“超强免疫力”。研究团队发现,突破性感染者血液中的抗体,比完全接种但没有再次感染的人血液中抗体的效力,可能要高出1000%。

由于奥密克戎的高传染率、低危险性、隐蔽性强、流感化和天然疫苗的特性,从经济发展、生命价值和科学决策的要求,世界各国陆续开放,一些国家已经完全放弃新冠防疫措施。然而,随着奥密克戎传入中国,更严格的防疫措施引发一系列问题,比如西安、吉林。特别是上海自2022年3月以来的这波疫情,很多现象不断突破人们的底线。

一、上海居民的困境和牺牲超乎想象

严格防疫所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大量重大疾病、手术和危急病人无法得到及时治疗。上海每年接诊量2.7亿人次,256万台手术,平均每天74万门诊及7000台手术。由于医院限制、交通限制、核酸检测等,重大疾病、手术、危急病人等大量被耽误。而且,由于封锁导致的食物等严重匮乏,又大幅降低了人体自我修复能力及免疫力。由此,严格防疫导致重症和死亡人口大幅增加。

比如,上海市东方医院一位护士有急病需要治疗,但她所在的医院急诊关闭,结果因被耽误死亡。经济学家郎咸平的母亲,在等待核酸检测中死亡。上海小提琴演奏家陈顺平,因为长时间等待120急救车无望,在持续剧烈疼痛和绝望中跳楼自尽。被耽误病人死亡和自杀死亡,已经远远高于奥密克戎所导致的死亡!

上海已经封锁三周,很多上海居民已经断粮或断菜,面临被饿死的风险。美国驻上海领事馆,由于食物紧缺,被迫紧急撤离。上海居民,每天都想着如何抢购到食物,大量居民处于饥饿之中。连富人、明星、重要专家,每天三顿吃饱饭都已经成为奢求,何况普通人?对很多人来说,不饿死就是谢天谢地了。严重短缺的营养补给,如何对抗疾病和奥密克戎?这不是人为增加重症和死亡人口吗?

前些天,一位安徽阿姨哭着说,这些外地打工的年轻人,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哭求大家救救他们。一位在上海工作的年轻人给在老家的妈妈打电话,“妈妈,我仅剩最后一包方便面了,已经饿了三天,不敢吃完这最后一包方便面!”一位年轻人在微博上说,我已经饿了几天了,每天都是喝水,饿的睡不着觉,连做梦都想着吃的。

前几天,一位带着华北方言的妈妈哭着说上海的孩子被饿,我误以为是我表姐在哭诉,我听的都落泪了。然后,我与表姐联系,她说那个视频不是她。但是,她的丈夫和孩子在上海,女儿与爸爸被分开隔离,女儿一天只能吃一包方便面。听到这些,我是愤怒连着泪水,这简直是虐待孩子!

半月之前,由于将婴幼儿与父母分开隔离,上海这个事件被全球关注。法国领事馆代表欧洲24国,向上海市政府发函,要求“无论任何情况,父母和孩子都不能被分开”!一位年轻妈妈哭着向外界发视频求助,他们全家已经感染一周,已经渡过难关,但是,疾控中心却要求把她的新生儿与她分开隔离,导致新生儿失去母乳及母亲照顾,更可能被奥密克戎导致重症或死亡。

由于严格防疫,生产经营停滞,大量企业和商业破产或濒临破产,很多人失业或半失业,企业、商户和居民收入锐减。但是,对企业和商户来说,房租、水电、工资、贷款等必须继续支付,生存压力巨大。对个人来说,失业或半失业,失去收入或收入降低,但食品等物价暴涨,房租、水电、房贷、信用卡等压力巨大,不仅是饥饿和封锁让人崩溃,经济危机也让人崩溃!

一位女留学生对房东大伯说,她失业了,没有了收入,交不起房租了。房东承诺暂时不收她的房租,并安慰她坚强的生活下去。但是,这位女留学生在绝望中还是跳楼自杀了。类似的事情,不仅是上海,中国很多地方都在发生。只不过是我们关注上海,忽视了其他地方更困苦的人们。比如,吉林、瑞丽及很多其他不知名的地方。

二、用数据说话证明奥密克戎的低危险性

无论是国外的生物医学专家、医生,还是国内的专家学者,都认为新冠奥密克戎已经流感化,将长期与人类共存,根本无法被消灭。比如,中国顶级专家张文宏、钟南山、高福等,都认为新冠将长期与人类并存,不可能彻底消灭新冠。如此,我们还真有必要如临大敌的对待比流感死亡率还低的奥密克戎吗?

从2022年2月26日至4月17日,上海累计感染奥密克戎超过37.55万例,90%为无症状,重症16例,死亡3例且为高龄有疾病的老人(年龄分别为89岁、91岁、91岁,且合并有冠心病、高血压、脑梗等基础疾病)。根据上海目前统计数据,重症率为十万分之四,死亡率为百万分之八,远远低于流感千分之一左右的死亡率。根据目前上海通报,重症中仅有1例为年轻人,其他都是有疾病的老年人。对年轻人来说,重症率三十万分之一以下,死亡率为零!

从英国等世界各国的数据来看,奥密克戎的重症率和死亡率均已低于流感。尤其是接种疫苗之后,奥密克戎的重症率和死亡率更是显著低于流感,且无症状比例高达90%以上,重症和死亡的90%以上都是有疾病的老年人。

无症状患者,不需要任何治疗,因为没有症状。中轻症患者,就跟流感一样,稍微吃一些药,甚至不吃药,也能好了。无症状和中轻症,相当于免费打了天然疫苗(人造疫苗也有副作用),对个人基本无损失。仅重症患者需要入院治疗,但奥密克戎所引发的重症,其危害已经远低于两年前的新冠。不少生物医学专家认为,奥密克戎的危害已经与两年前的新冠完全不属于一种病毒,已经从肺炎变成上呼吸道感染疾病。

中国每年车祸死亡人口有6万多人,总人口的车祸死亡率为十万分之四。中国每年流感死亡人口约8.8万,总人口的流感死亡率为十万分之六。根据上海数据,奥密克戎的死亡率远远低于车祸和流感。就连奥密克戎的重症概率,也低于车祸和流感死亡。也就是说,碰上奥密克戎重症的概率,比你被汽车撞死的概率还低。尤其是对年轻人,比彩票中大奖的概率还低。

即便全中国都按上海数据(虽然上海医疗条件好,但上海高龄老龄化率高),假设中国14亿人口全部感染奥密克戎(当然不可能,一些人由于体质等原因不会感染),死亡人口也不足1.12万人,远比中国人口统计的误差数据还低。考虑到奥密克戎的死亡人口几乎都是有疾病的接近死亡的老人,可以认为奥密克戎所带来的生命价值损失接近为零。

在人类历史上,在任何国家,有必要以生死存亡的方式对抗流感吗?就像你无法对蚊子、苍蝇实现清零,就像无法对流感实现清零,也就不可能对像流感一样的奥密克戎实现清零。何况,奥密克戎具有高传染性和高隐蔽性,中国不可能与世界隔绝,更不可能消灭奥密克戎。如此,必然陷入持久战。但是,中国目前的防疫方式却是急促的猛药,经济民生根本无法长期承受!

三、防疫损失已经远远高于病毒损失

一项决策是正确还是错误,一般原则就是收益与机会成本的对比。反过来说,应该由收益和机会成本决定决策。对于新冠病毒,一个是防疫损失,一个是病毒损失。如果病毒损失大于防疫损失,就要坚持防疫。如果防疫损失大于病毒损失,就要停止防疫,这才是科学决策。

从全球来看,防疫损失远远大于病毒所导致的损失。由于封城、停工停产、限制生产生活、限制国内外交流,防疫所导致的损失远远高于病毒所导致的损失。防疫所导致的损失占总损失的90%以上。尤其是2021年底,奥密克戎变成新冠主流之后,防疫损失占总损失的99%以上!

现在奥密克戎的重症也就相当于是重感冒。如果说两年前的新冠重症治疗成本是10万元人民币,现在的治疗成本已经远低于两年前。虽然我还不知道上海最近重症的治疗成本,就按2万元治疗一个重感冒计算吧(其他疾病不能计算在奥密克戎的治疗成本内)。按照上海数据,假设中国14亿人全部感染奥密克戎(当然不可能),5.96万人重症,治疗成本也不足12亿元,还不到一人一元的水平。

2021年全年,中国新冠死亡病例仅2例,死亡率0.013%,远比流感低!按照上海近期数据,重症率仅0.004%,死亡率仅0.0008%!不仅奥密克戎的死亡率远远低于流感,奥密克戎的重症率也已经远远低于流感死亡率。

2021年上海的GDP为4.32万亿元人民币。按照物流数据,上海封城期间的物流仅为正常水平的15%。我没有关于上海封城GDP损失的详细数据。如果按照物流数据,上海每天封城的GDP损失是正常水平的85%。也就是说,上海封城导致每天GDP损失100亿以上。

但是,近两个月来,上海才16个重症,平均三天还不到一个重症,每天重症治疗成本根本不足1万元。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带来的直接损失不足GDP损失的万分之一!也就是说,防疫损失占99.99%以上!即便上海完全放开,短时间内病例暴涨10倍,病毒造成的损失也不足0.1%,即每天损失不足1000万元!1000万元治疗成本损失对比每天100亿元GDP损失,1000倍的差距,孰轻孰重?

况且,奥密克戎就像天然的疫苗,一旦病例爆发的高峰过去,很快就会呈现断崖式下跌,这已经被世界各国所证明。比如,美国近期每天感染病例,已经比2022年初的高峰下降90%以上。现在,虽然香港宣布开放,但香港每天病例也是断崖式下跌,从每天数万降低到每天数百,这仅仅用一个多月时间。

四、从数据的科学评估,中国应该怎么做?

按照上海数据,全国放开,14亿人全部感染(当然不可能),也仅1.12万人死亡(实际低于此),仅占中国现在每年死亡人口的千分之一。从全球经验来看,奥密克戎的死亡人口基本都是有疾病的老年人,也就是本身距离死亡不远了。

按照一个人的生命价值是500万元计算(接近诺贝尔奖的奖金),1.12万人的总损失是560亿元。按照美国、意大利等一年前的数据,新冠死亡人口的95%以上是有疾病的老人。到了奥密克戎,死亡人口基本都是有疾病的老人,即本身已经接近死亡,剩余生命价值已经很低。就算有1%的死亡人口是中青年人口,加上部分老人的生命价值损失,中国完全放开的实际生命价值损失可能只有100亿元,仅为上海封城一天的GDP损失。

如果完全放开,中国死亡人口的生命价值加上重症的治疗成本,总共才112亿元。平摊到全国14亿人民身上,每个人不足10元。2021年中国GDP超过114万亿元,112亿元不足全国GDP的万分之一。但是,按照目前趋势,中国防疫所导致的经济损失至少占GDP的1%,也就是1万亿以上,是完全放开的病毒损失的100倍!

实际上,从全球经验来看,注射人造疫苗都有副作用,中轻症都有,死亡的也有。比如,在中国台湾,在推广新冠疫苗时,疫苗副作用导致的死亡比新冠死亡人口还多(当然,就像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绝大多数都有其他疾病)。据媒体报道,2021年11月18日,台湾累计有1108人在接种新冠疫苗后死亡,死亡率十万分之五。通过台湾与上海的数据对比,奥密克戎所导致的重症率和死亡率都显著低于人造疫苗所导致的重症率和死亡率。当然,这忽略了疫苗在前,并且,重症和死亡多与其他疾病相关,新冠和疫苗都是起到加速的作用。

如果把台湾和上海的数据应用于整个中国大陆,则普及新冠疫苗的死亡人口应该有6.58万,显著高于奥密克戎所导致的1.12万死亡人口。因此,如果把奥密克戎当作是天然疫苗,所导致的生命价值损失反而低于人造疫苗。对比人造疫苗,奥密克戎作为天然疫苗,并没有造成死亡人口的增加。如果这样理解,奥密克戎所导致的极低死亡率就可以忽略不计。

按照目前防疫的封锁方式,全国人均损失至少1000元以上,而且还要承受各种不自由的痛苦、生存压力与精神压力。但是,完全放开,奥密克戎所造成的损失,或不足人均10元。以10元换1000元,还获得自由与尊严,我相信全国人民一定会选择开放。从科学、人道、经济和人民的呼声考虑,中国严格的防疫措施需要彻底改变了。

五、中国严格防疫导致世界与中国脱钩

严格防疫所带来的损失,不仅是牺牲更多生命和个人尊严,还带来巨大经济损失和未来发展损失。因为严格防疫所导致的疾病被耽误、自杀等死亡人口,远远高于奥密克戎的死亡人口。在这场人为灾难之中,个人的自由与尊严也受到严重损失。比如,忍者一夜剧痛的上海小提琴演奏家陈顺平最终绝望自杀,他失去的不仅是生命,还有自由与尊严。他的自杀,不仅是前所未有的绝望,也是从未有过的屈辱。

由于封锁,不仅上海人的生命和尊严面临严重危机,上海和整个华东经济也面临严重危机。欧洲、美国、日本等在华外资企业,由于封城、停工、供应链中断,生产经营严重受阻,要求尽快解决生产经营危机。一些外资正在撤离中国,一些外企已经准备在未来撤离中国,一些国际供应链正在寻找取代中国的其他国家。

华为大佬余承东在其个人朋友圈发文称:“如果上海不能复工复产,5月之后所有科技/工业产业涉及上海供应链的,都会全面停产,尤其汽车产业。”显然这条发言不仅是华为的立场,也是为业内的普遍忧虑发声。

余承东发声是呼应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的,何小鹏此前说:“如果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还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五月份可能中国所有的整车厂都要停工停产了。”

在中国停工停产的情况下,国际订单必然想办法转移到其他国家,国际产业链必然想办法脱离中国。就像一些网友说的,美国千方百计的想让资金、技术、人才与中国脱钩,美国前总统川普花费巨大力气没有做到的事情,让中国严格防疫做到了。

图片

即便封城结束,但是,由于进入中国的隔离措施,让已经开放的世界各国人士越来越不满。比如,在过去两年的全球严控时期,一些客户或供应链采购商还能接受以视频方式检验产品。但是,一旦全球开放,唯独中国还在严控疫情,非常不方便到中国洽谈及检验产品,就会产生巨大怒火,导致全球与中国脱钩。

本来,由于俄乌战争所导致的地缘政治危机,让很多资本和企业对中国已经产生危机意识,但很多人还依依不舍。但是,这次上海及各地的封城,让一些资本、企业、人才等,这次下定决心离开中国。现在,一些人已经排队买机票逃离中国,一些国家从上海撤离国民。还有一些人愤怒的发誓,以后永远不呆在中国了。也就是说,美国和俄乌战争都无法完成的事情,让中国自己的严格防疫做到了。

六、经济民生与中国未来的巨大损失

由于严格防疫,导致资本、产业、技术、人才、订单等逃离中国,还会引发连锁反应。比如,一个外资企业撤离中国,配套企业怎么办?是关门呢,还是跟着撤离中国?失业人口,又哪里找工作?房东失去的租金,其他企业失去的订单,又哪里找回呢?年轻人就业压力巨大,生活压力巨大,更不愿结婚生孩子,中国超低生育率和超级老龄化危机又怎么解决?

由于严格的防疫,企业逃离中国,相应的技术、管理、供应链等都一起逃离了中国,这无疑损害中国的经济科技发展。由于严格的防疫,企业收入降低,债务大量增加,导致破产或濒临破产,这必然危害中国产业升级。由于防疫对国内外交流的限制,技术、学术、学习、考察等交流降低,必然损害中国经济科技发展。

一个中产阶级,或者一个富人,经营企业或商户,但防疫所导致的收入降低、债务增加、濒临破产或破产,将可能影响他的终生命运。比如,一个年轻女性创业者,卖掉家里的房子去创业,结果遇到严格的新冠防疫措施,导致她破产,又负债1个亿。她这辈子,或许就被防疫彻底毁掉了。中国有数亿人,由于疫情导致收入降低、债务增加,这可能毁掉他们几年、十几年或几十年,甚至是毁掉他们一辈子!

很多年轻人,都梦想有自己的一座房子,然后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但是,由于疫情导致失业或收入降低,他们还不起房贷。结果,房子被法院强制以低价方式拍卖,房子没了,首付及已付款也没了,甚至没了房子还倒欠银行的钱。从此,他们不敢谈女朋友,不敢结婚。

很多年轻人,梦想自己事业有成。但是,经过三年防疫的折磨,无论是过去的创业者,还是这三年中新增的创业者,都可能一败涂地。他们的公司或门店没了,还负债累累,以后陷入负债泥潭。从此,他们不敢结婚,不敢生孩子。

由于防疫,数亿人失业或收入降低,就业压力和生活压力增高,更多的年轻人不敢结婚,不敢生孩子。由于防疫,年轻人的交流大幅减少,谈恋爱、结婚和生孩子都降低了。比如,我妈妈给我打电话,让我找女朋友,我经常说我们这边出行被严重限制,公司收入又被防疫严重影响,没法找女朋友。

现在,防疫已经到了第三年,经济和民生已经正在凋敝。如果防疫是4年、5年,甚至时间更长。中国的经济,中国的民生,中国的年轻人,还怎么艰难生活?资本、产业、技术、人才等经济要素流失,年轻人无法结婚生育,中国经济和中华民族,还有什么未来?

人口是经济科技的生命载体,没有人口就没有经济科技的实力与竞争力。日本面积狭小,但人口为1.26亿。蒙古国面积比较大,但人口只有300多万。日本的经济科技实力远远高于蒙古国。但是,随着日本陷入超低生育率和超级老龄化的恶性循环,日本GDP和人均GDP已经停滞二三十年,很多产业失去优势。从长远看来,除了制度和文化,人口实力(包括人口的数量、质量、结构)决定民族国家的长期命运。

2000年和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中国总和生育率仅为1.2,也就一位育龄妇女终生仅生育1.2个孩子,且性别比严重失衡。由于放开二胎的堆积效应,2020年中国人口普查显示,中国总和生育率已经降低为1.3。如果没有放开二胎因素,估计2020年中国总和生育率可能仅1.1左右。

2022年中国新生人口将低于1000万(数百年来的最低水平),并拉开人口负增长的序幕。与此同时,印度人口超越中国,且印度每年新生人口高达2500万。到2024年,中国新生人口可能只有700万左右,这可能比一千年前还低。如果中国鼓励生育有点效果,即便中国保持1.3的生育率,中国下一代人口将减少40%,两代减少64%,五代减少92%!中华民族五千年积累的人口基业,可能一二百年就会毁掉!

现在,中国年轻人口正在迅速减少,老龄化正在飞速发展。2023年,中国就进入“重老龄化社会”。2033年,中国就进入“超级老龄化社会”。由于防疫导致的新生人口的进一步下滑,必然导致中国未来更加严峻的超级老龄化危机,由此形成超低生育率与超级老龄化的恶性循环,从此民族国家陷入“死亡陷阱”。如果防疫政策再耽误几年,中华民族将彻底没有希望了!

上海作为东方明珠,已经陷入低生育率半个世纪。但是,上海可以持续吸纳全国年轻人口。但是,随着整个中国步入超级老龄化,上海也必将无法幸免于难!由于严格防疫导致资本、产业、技术、人才、订单等外流,必然让中国失去未来潜力,严重依赖对外经济的上海更是失去未来!

七、中国无法避免的病毒客观规律

2021年底,随着“天然疫苗”奥密克戎的到来,世界各国陆续渡过新增感染人数的高峰,然后迅速的断崖式下跌,都下降90%以上。于是,东亚国家也开始主动与病毒共同。与我们同祖同宗的新加坡选择与病毒共存,中国香港近期也选择与病毒共存,新增感染人数都已经呈现断崖式下跌,正在形成“群体免疫”和正常生活。这种选择方式,是科学、人道、经济与民生的综合考虑,也是战略上最科学的方式。

随着新冠病毒的流感化,从全球战略来看,以上海为代表的精准防控,只能是次好。从战略和经济民生的综合考虑,最科学的有利方式就是世界各国所做的全球开放。如果说欧美防疫的开放还有些迫不得已,那日本、韩国、新加坡、越南等东亚国家就是主动开放。全球都在开放,难道他们都是傻子?

最违背科学的,就是对流感一样的奥密克戎实行最严格的防疫。况且,中国不可能与世界隔绝,永远无法通过人为的方式把奥密克戎这个流感拒之门外。就像你无法对蚊子实现清零,对流感一样的奥密克戎也不可能清零。这是世界各国医学专家都承认的客观规律和事实。难道客观规律会对我们搞例外?钟南山、张文宏、高福等医学专家也认为,新冠病毒不可能被消灭。既然如此,我们拿出什么样的持久策略?

由于奥密克戎无法被人为消灭,由于中国无法与世界隔绝,如果还以“病毒清零”为目标,中国将永远处于疲惫不堪的严格防疫状态。这个状态,其他国家仅仅经历两年,然后从科学与战略的角度,及时选择开放。但是,这种疲惫不堪的严格防疫状态,中国是要3年、4年、5年,还是10年?只要一次失败,或者实在受不了,然后就是几乎全民感染奥密克戎,最后实现“群体免疫”和正常生活。也就是说,无论我们如何严格防疫,都不会阻止这个结果的到来。但是,越是阻止这个历史趋势,越是被这个历史趋势所折磨、碾压和打击!

世界上最知名的辉瑞疫苗,已经被曝光具有大量副作用。像比尔盖茨这样全球推广疫苗的人,作为疫苗利益集团的世界大佬,都放弃巨大利益,承认奥密克戎是比人造疫苗更好的天然疫苗。既然奥密克戎是近乎免费的且功效更好的天然疫苗,经济代价和生命代价都远低于人造疫苗,整体副作用也低于人造疫苗(比如疫苗导致重症和死亡),危险主要集中于有疾病的生命所剩无几的老人,我们还有必要如此大动干戈吗?我们花费那么多钱普及人造疫苗,为何又对超级廉价的天然疫苗如临大敌呢?

从降低重症和死亡的人道考虑,最科学和最人性化的方式,就是针对老人普及疫苗,在奥密克戎低重症和低死亡的基础上,再大幅降低重症和死亡。随着奥密克戎的感染高峰很快过去,就像流感一样存在,实现“群体免疫”和正常生活。全球经验已经证明,除此之外,其他方式都是瞎折腾——经济受损,生命价值降低,包括封锁带来的一系列痛苦。

防疫不是运动,更不是“文化大革命运动”:没有困难,制造困难;没有牺牲,制造牺牲;没有苦难,制造苦难;不需要灾难里的英雄,却制造灾难再歌颂英雄!对付奥密克戎,根本无需“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现在看来,“文革运动”让中国在很多方面是自废武功,比如教育、科技、经济、城市化、工商业发展等。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就是把这些方面的错误不断纠正过来。

八、这次上海防疫的自废武功

近一个月来,上海防疫的种种表现,就是自废武功。我说上海防疫的自废武功,其实并不仅仅是在说上海,更是整个中国的问题。只不过,上海更典型,我以上海为例。

目前,以上海为代表,防疫正在自废武功,主要有五个方面:

1,放弃更加人性与科学的精准防控,自废武功。精准防控是次优,主动的陆续开放是最优的战略。上海不仅没有实行最优策略,最近连次优策略都放弃了。病毒只遵守客观规律,对待病毒只能以科学方式。你可以把麻雀消磨殆尽,但无法对蚊子实行清零。就是消灭麻雀,导致害虫泛滥,被迫又从苏联引进麻雀。

2,生命和经济的更大损失,自废武功。由于严格防疫,大量重病和急病被耽误,导致更多死亡。由于严格防疫,导致经济和民生的凋敝,很多企业和商户破产,更多人选择自杀。由于防疫管制导致缺乏食物,由于方舱不利于休息和良好心情,显著降低自身免疫力和自我修复能力,反而导致更多重症和死亡。由于违背客观规律,生命和经济都付出更大代价。

3,放弃自由市场经济的作用,自废武功。自由市场可以自发满足人的需求,实现经济社会的自动发展,这是中国历史和全球历史一再证明的客观规律。无论是过去,还是在现在,包括中国第一大城市上海,一旦实行计划或政府管控,必然导致经济民生的失败。现在中国食物非常充足,但上海很多人却处于饥饿状态或被饿死的边缘,这就是放弃自由市场经济的严重不良后果。只要政府不管了,上海人民马上就能自救了!

4,放弃人民的自我管理能力,自废武功。无症状不需要过问太多,中轻症状稍微吃点药,重症的进医院治疗。这不需要政府管理,人民自己就实现了最优决策。如果要放缓感染高峰,感染者自己在家里呆上一周。至于早感染还是晚感染,甚至戴不戴口罩,每个人自己决定。无论如何,最后结果都是一样的“群体免疫”和完全开放。只要政府“无为而治”,人民自会安居乐业。

5,放弃人类自我免疫力,自废武功。实际上,任何疾病,都依赖人体的自我修复和自身免疫能力,药物和疫苗都只是辅助手段。奥密克戎已经被证实是最好的天然疫苗,突破性感染之后大幅提高免疫能力。相反,总是追求病毒清零,就是削弱自身免疫能力的提升,导致中国人和中国经济永远处于脆弱状态。从国际战略上讲,这是自毁长城。

对抗奥密克戎,最好的方式是良好的免疫力和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这需要充分的营养、充足的睡眠、良好的心情。但由于严格防疫的各种限制,导致上海居民的食物严重匮乏,包括小孩、老人和病人,严重损害自身免疫力和自我修复能力。没有食物,只能喝水,或只能吃方便面或干粮,还有什么营养?

方舱的环境很差,根本不利于睡眠和良好心情。把人拉到方舱,吃、睡、心情,都不好,严重削弱自身免疫力和自我修复能力。所以,方舱不是对抗奥密克戎,而是帮助病毒打击人民!谁感染了,如果要使感染高峰放缓,就居家隔离。否则,就不需要任何隔离。实际上,对待奥密克戎,政府几乎什么也不做,就是最好的选择。

早在2500年前,中国最著名哲学家老子在《道德经》中说: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人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章,盗贼多有。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九、让世界对中国再次有信心

这次上海防疫,很多方面让世界惊讶。很多具体政策,政策制定者缺乏科学与人道,政策执行者缺乏常识与良知。上海防疫为何自废武功,搞成今天这样乱糟糟的样子,其实邓小平早已经给出了答案。在《邓小平对官僚主义的揭批》(《邓小平文选》)一文中,邓小平说:“不少党的组织和干部,在作出决议、指示以前,既不同群众商量,在执行决议、指示的时候,对群众又不是采取说服教育的方法,而是企图一切依靠命令行事。”

“严重的是有些领导同志,不愿意接近群众,不关心群众的痛痒,对于群众要求迫切解决的问题……抱着一种无动于衷的冷淡态度。”“这种官僚主义常常以‘党的领导’、‘党的指示’、‘党的利益’、‘党的纪律’的面貌出现,这是真正的管、卡、压。”

最后,邓小平说:“官僚主义、命令主义经过整风之后虽然好了一些,但至今仍然是干部中的最大的毛病。”今天上海的防疫问题,虽然邓小平的这篇文章不能说明全部原因,但指出了重要原因。

毛泽东曾经说过:“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自己也不会垮台。不让人讲话呢?那就难免有一天要垮台。”邓小平也说过这样一句名言:“一个革命政党,就怕听不到人民的声音,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

因此,任何人对中国防疫策略提出问题和建议,任何人民群众发出声音,都是合理的需要,都是不容剥夺的自由权利。况且,这也是中国《宪法》所保护的自由权利。提出问题和建议,让中国变得更好,这才是真爱国。对于讨论如何对付奥密克戎,凡是压制不同声音和删文的,都是违法的,也是违反了毛泽东和邓小平所倡导的自由风气,更是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这样损害中国利益和中国人民利益的人,才是民族和国家的真正叛徒,才是中国人民的真正敌人。

由于上海等中国各地这轮严格防疫,已经导致在全国和全球的不良影响,资本、产业、人才、技术、订单等都想逃离中国。为了维护改革开放成果,为了维护中国未来发展,为了中国人民的福祉和长远利益,为了中华民族的未来,中国应该勇敢的向世界表明决心:中国即将陆续开放,不再以清零为目标,而是以经济民生的最优为目标,请世界对中国有信心。

2022年4月18日

Categorised in: 今日世界, 今日中国, 意见, 抗击新冠病毒, 政治

1 Response »

  1. 赞同
    首先你的观点是不是也是值得商榷,如果不放开损失的是钱,如果放开损失的是人,这个人可能是穷人,是老人是弱势群体,难道钱和发展这么有用吗?如果我们都严格执行国家政策,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上海就是典型的不听话,还叫疼的地方。你的儿子或者你先去得一次奥密克戎好不好,那我就信你。如果有用我陪你一起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版权声明

今日中欧网是由中欧新闻社主办的新闻门户网站,欢迎转载本网原创文字和图片 (有特别版权声明之篇目除外),但请务必注明 “转载自今日中欧 EC Today (www.ectoday.eu)。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