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ope-China Today

捷克华侨华人沉痛告别著名侨领唐云凌女士

捷克著名侨领唐云凌女士告别仪式今天中午在捷克北部城市利贝雷茨殡仪馆举行。

唐云凌女士的亲友和捷克华侨华人共100多人参加告别仪式。

唐云凌女士是第一家在捷克正式注册的华人侨团“旅捷华人联谊会”和捷克办刊时间最长、最有影响力的华文媒体《捷华通讯》的创办人和负责人。

“旅捷华人联谊会”执行会长张鸿先生致悼词,介绍了唐云凌女士的生平。

唐云凌女士于1935年8月21日出生在中国北京,2019年7月18日在捷克亚布洛内茨市去世,享年83岁。

唐云凌女士出生于名门世家,父亲唐守忱是张学良将军的部下。新中国成立后,唐老师投身革命,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军队艺术学院工作并参加过抗美援朝。

50年代,她与捷克留学生鲁赛克相识相爱。1956年9月29日,在新中国成立7周年前夕,经周恩来总理特批,成就了一对中捷恋人的婚姻,谱写了中捷友谊的乐章。

1961年,她与丈夫,汉学家鲁赛克来到捷克斯洛伐克定居。

70年代—80年代,唐云凌女士在捷克东方语言研究所和大学工作,为汉语在捷克斯洛伐克的推广做了大量工作。

90年代初期,来捷克斯洛伐克的华人逐渐增多,唐云凌女士倾尽全力帮助旅捷华侨华人,为他们排忧解难。

1998年,她牵头正式注册成立“旅捷华人联谊会”。次年,她又创办华文报纸《捷华通讯》,让旅居捷克的华侨华人了解居住国的法律法令,了解祖国的建设成就。她经常亲自为报纸写文章,并担任审稿和校对工作。

唐云凌女士是2004年成立的旅捷华人华侨妇女联合会的永久名誉会长,也是欧洲华人华侨妇女联合总会创始人之一。

张鸿先生说,唐云凌女士是捷克华人爱国、爱乡、爱捷克的楷模。她一生坚定地主张祖国统一,反对分裂。是捷克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倡导者和创始人之一。她也热爱自己生活和奉献了60多年的捷克共和国,同样把它看成自己的故乡。

中国驻捷克大使馆综合处主任徐劲松先生向唐云凌女士的灵柩深深地鞠了一躬,他说,“今天我与大家一样,怀着十分悲痛和不舍的心情送别唐老师。”

“几天来,一直忍不住回想起这两年多来与唐老师见面交流的种种,往事异常清晰,历历在目。”他说。

徐主任回忆起,他2016年底到捷克工作不久,在使馆举行的新年招待会上与唐云凌女士一见如故,她的长者风范,音容笑貌,宛在眼前。

他说,从此他视唐云凌女士如师如友,每次见面都认真聆听她对侨团工作的看法和建议,获益良多。

徐主任说,“她将全部心思放在帮助别人身上,除了对爱人的怀念,很少谈及自身,也从未提过任何个人的诉求。”

“她热爱中国,对同胞饱含深情。她毕生都在为促进中捷友好,促进在捷华人华侨的生存发展努力。可以说侨社今天的蓬勃发展离不开她打下的坚实基础,她的无私奉献精神,为我们从事侨团工作的后人树立了鲜明的榜样和标尺。”徐主任说。

徐主任说,他相信唐云凌女士是带着欣慰和对大家的良好祝福离开的。相信在座的每位都会珍视唐云凌女士留下的宝贵精神财福,延续她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传承她无私奉献的精神,共同将事业发扬光大。

旅捷华人华侨妇女联合会会长、欧洲华人华侨妇女联合总会副主席陈金妹女士在致辞中深情地称呼唐云凌女士为“我们敬爱的唐老师,唐会长,唐妈妈”。

她赞颂唐云凌女士是旅捷华人女性的楷模,并特别提到唐云凌女士2005年同欧洲其他国家优秀女性侨胞牵头创办了欧洲华人华侨妇女联合总会。

“您帮助过的女性同胞、困难儿童与素不相识的侨胞不计其数,我们铭记于心,”陈金妹女士说。

唐云凌女士的侨团同仁、捷克知名华文作家李永华(老木)先生用“传薪授业扶危弱,舍己为公至义人”的诗句概括唐云凌女士热心传播中华文化、无私行义助侨的一生。

他在致辞中回顾了唐云凌女士辛勤工作,不求名利,不计较排名的往事。

唐云凌女士曾经做过大学的口语和听力老师,并帮助编纂首部《捷汉词典》的著名汉学家Oldrich Svarny 做过长期的正音和增补汉语的俚语、俗语、歇后语等辅助工作。但作为这部词典中民俗语言部分的主要贡献者,她很少与人提及。

《欧洲时报》社派出代表向唐云凌女士敬献花圈,向这位欧洲华文媒体业界兢兢业业,埋头耕耘,长期勤勤恳恳地服务侨社的资深媒体人致以最后的敬意。

(今日中欧/2019.07.26.)

分类今日华人, 今日捷克, 文化, 社会

2 Responses »

  1. 逝者已往。請代為問候唐老師的後人。我清楚記得她和魯先生Jarda1959年得了可愛的女兒Jana。今天從你們的報導中看到,他們還有另一個可愛的孩子。1961年夏我與他們夫妻倆告別。光陰似箭,五十八年匆匆過去!
    並請問候他們夫妻倆的好友Ivana Bakesova和Jarmila Smidova。我清楚記得Ivana1961年夏到捷克駐華商務處報到。1962年夏我和未婚妻田小姐,Ivana及Jarmila在北京天橋劇場看了芭蕾舞La fille mal Gardee。1964年秋我在北京東單北大街西邊偶遇Jarmila,她摸了我一歲多的兒子的頭,說道:Pekny。

    • 我母亲当年与唐阿姨是戰友 及好朋友。寻找多年没想到 看到的是 唐阿姨的遗照。心痛 遗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版权声明

今日中欧网是由中欧新闻社主办的新闻门户网站,欢迎转载本网原创文字和图片 (有特别版权声明之篇目除外),但请务必注明 “转载自今日中欧 EC Today (www.ectoday.eu)。谢谢!